存款利率 |贷款利率 |征信问答
站内搜索:

梦魇三河

2014-02-25   来源: 肥光支行:施晓静   浏览:

 

你披上那件爬满沧桑的睡衣,手提着发出微弱烛光的灯笼,矗立在桥上,面对着如此安静的河床,你的眼睛始终盯着我远去的方向,我的爱人,你为何要这样的苦恼心伤。 
    你梳起漂亮的发髻,穿上那件薄纱似的锦衣,坚守着一种永恒不变的姿势在等待着什么,绿树为你的执着喝彩,河水为你的坚强举杯,我日见你那张憔悴的脸庞,禁不住想走过来亲吻你的粉颊。你用那双溢满希望的眸子期待着我站在你的身旁,期望与绝望交替控制你的心房,而我只是在梦中无奈的疯狂的呼唤着你的名字,我的爱人,你依然是如此秀美动人,你腰间的那条丝带是人间的鹊桥。 
   
你安静的过着清闲的日子,一个人孤独的在无人的角落里空奏哀伤,那悠扬的笛声牵动了几千年的悲伤。那是爱,深情的把伊人相盼;那是恨,如歌如泣如诉;那是痴,是份美艳别样的痴醉;那是情,为伊消的人憔悴。
太平天国的吼声打破了你静谧的生活,战火焚烧了你美丽的罗衫,那正义所凝化成的愤怒深深勒进了你脆弱的肩膀,拖着被战火所燃烧成千疮百孔的身躯,毅然的站在那里,你用怜悯的眼睛望着我远去的方向。对不起,我的爱人,望月阁是我对你深深的思念。 
   
尔后,又有一个喜欢樱花的强盗闯进你的闺房,你躺在美丽的河床,他用带血的刺刀插进你的胸膛,你撕心裂肺痛苦的呻吟着,你用仇视着目光凝视着强盗,把那份仇恨刻进自己灵魂的最深处。人们纷纷为你治病疗伤,你的存在与等待早已注定了你的今生今世的宿命,无论是谁都在为你竭尽全力。你从死亡的魔爪中挣脱,你用微弱的声音呼唤我的归来,像是离人生前的最后倾诉,梦里呓语已破灭,你突然发现这千百年来的等待与守候毫无意义。拨开朦胧的云雾,偷窥你瘦弱的身影带着遍体鳞伤重新屹立在桥头,只是你早已心如死灰。我化作一片月光,轻轻的铺在你的身上,为你挡风避寒。 
   
千百年来,你忍受着春的孤傲,夏的烧烤,秋的冷落,冬的无情,你忍受着孤独的侵袭,你忍受着风霜霹雳,你为了一个生存的理由默默的忍受冷嘲热讽,你累了,所有的无情的打击让你压抑喘不过气,你需要发泄,带着岁月的征尘,你躺在河床上把这么多年的委屈凝固成一旁河水一并倾出,泪水浸湿了你的柔美枕巾,你是那么的悲伤,我心疼,想走过来拥你入怀,让你依偎在我的怀里做一个甜美的梦。 
   
一晃眼又是一个十年,你脱掉美丽的衣裙,换上了职业套装,毫无保留的让游人们欣赏你高雅的韵致,你不再拘谨,不再羞涩,你大方的迎接每一位游客,你把自己从束缚忧伤中解脱出来,你获得一种赞扬,那一抹阳光惊艳了所有人,花儿向你致意,鸟儿为你讴歌,荡漾的水波为你奏响灵魂的序曲,可是你的心却早已包裹一层与世隔绝的厚膜。你的周围充斥着势利的商业气息,你反感以及厌倦别人把你高捧在“博物馆”里,成了一件可供欣赏的玩物与一件精美的摆设品。如今的你再也没有那种淡雅的气息,浓烈的商业气息洒满你全身,你成为了市场的一个牺牲品。 
   
对不起,我的爱人,我来晚了,面对你,我有着数不清的心痛和酸楚。你用着无比惊讶的眼神呆呆的望着我,泪水顺着你的眼颊滑落了下来,我跪在你的面前,满心自责,乞求你的原凉,我的爱人—三河,我日夜呼喊你的名字,我回来了,带着尘土的气息回来见你了。
今宵良辰美景,空中月华如水,我与你在月下共享天地精华,杨柳在河床两旁不停的摇摆,微风不停的从你、我脸颊吹过,星星在银幕上不停的眨着眼睛,似乎在暗喻着我俩重逢的喜悦。来吧!收拾好失落的心情,今夜我将拥你入睡,忘记这世间所有的繁杂与萧索,忘记这世间所有的痛苦,化为那一刹那的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