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款利率 |贷款利率 |征信问答
站内搜索:

平凡与梦的交界

2014-04-29   来源: 肥西农商行:潘飞   浏览:

 

    平凡, 只是一个简单的名词,正如他本身所包含的意义一样,不奢华另类,有着普通的意思。《平凡的世界》中的孙少平恰是如此,平凡的人和生活,平凡的感情以及平凡的故事。作为生活底层的挣扎,受尽金钱、地位的苦难,即使他努力奋斗,生活中依然常有挫折,然后通过自己的劳动、振作、努力,挣回的一丝幸福又是如此的甘甜。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平凡的人,做平凡事。曾经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少年,现实会让他沉稳,曾经想象中的浮华世界,现实会让他平凡。曾经的我,踏入社会之时,走进的第一个平凡世界便是肥西。
2011年的夏天,一个淳朴的少年,还没有脱去孩子的稚气,背包里还放着两本半旧半新的会计教材,本着不被社会淘汰的信念,参加了那时肥西农商行的应聘考试,平凡也就从这一刻开始。
    第一次与肥西的接触,不算宽敞的老街,人来人往的车辆,夹杂着纷繁世界的嘈杂,忙碌的人,匆匆而过,那一时只是过眼云烟,并不在意。带着坐一个小时公交车的失落和到银行上班的喜悦,正式踏上了这块土地。曾几何时,我站在学校高高的宿舍楼上,也正经的倒一杯茶,趁着夕阳落日,遥望派河大桥那边的景色,那是肥西,是一个仅临省会城市飞速成长的地方。当我每次转身,将肥西留在身后的时候,何曾想到,这里是我平凡梦开始的地方。
    离开学校时,来到了肥西铭传乡。说来奇妙,我来铭传支行的那天,正是刘铭传衣冠冢回“家”的日子,有着敲锣打鼓的气氛,让我的开始变得有些玄幻和奇妙。同事们的热情招待,让远在他乡的我有种回家的感觉。那时的实习,在我的记忆中是平淡与充实的。没有想象中激情,伴随着鸡鸣鸟叫,面对最淳朴的农民,地道的肥西话,让当时的我有点格格不入。但是喜欢和他们聊天,即使他们不是来办业务,也喜欢趴在柜台橱窗前,跟我说说家里的事情。印象中的银行,不断刷新的叫号机,匆匆忙忙的人影,变换不停,在这里,全然不同。当一个赶集的老奶奶跟我骄傲的诉说如何从聚星街道徒步走到分路拿粮补时,我不禁感到佩服和羡慕。这是怎样安逸的心情,让她在这个远在雾里的地方如此轻松快乐。
    还没有适应这里的时候,每次下班后,面对安静的街道和泛黄的路灯。我独自走在街道上,偶然回想在学校时的热闹和丰富的娱乐活动,不禁有些失落。梦与平凡只是一河之隔吗?在院子里摆下一个凉席,拿着蒲扇,偶尔回想,我这是回到了哪个年代。仰望天空,繁星满天,浮躁的心情变得安静。终于有时间,想想一路走来的得与失去。曾经,不知为何忙碌,不知为何觥筹交错,不知道时间去哪儿了。现在,趁着肥西安静的夜,回忆过去的事情,总结着一天工作的成果。我的生活重新又变得有规律,有意义。某天一位粮补忘记密码的老大爷,在我的帮助下顺利拿到了粮补。他开心的夸赞:“小伙子,谢谢你们啦,我们老头子哪懂这些。“其实当时我想对他说,我应该谢谢你们,你们的淳朴教会了我做人的忠厚,你们的诚恳教会我诚信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肥西的文化,渲染了当地人的情操,让我也开始跟着改变。这也许就是平凡的快乐。
    不知是哪一天,我梳理起了头发,每天早晨整理好西服,打好领带。站在单位门口,跟走过的大爷大妈挨个打招呼。熟练的肥西话,在他们的磨练下,已经分不清我是个外地人。偶尔,邻居的杂货店会要我帮他们看一下门面;有时,农忙完的村民会来单位吹吹空调,说说今天的热天气。放假回来的学生会让我给他们辅导几门课程,热情的父母会留我在家吃饭。每次,爸妈打电话问我在这里工作怎么样的时候,我都会欣然的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安了一个家。
    回到当初,那个转过身,背影朝向雾城的少年。还以为离开学校后,现实的那边可能是尔虞我诈,刀光剑影。伴着社会的舆论,工作的压力,人情的复杂,让当时的我惴惴不安。走进去,虽然漫长的公交车程还是很长,但终点站,那个曾经认为现实的地方,却有了一个梦一样的开始。站在宿舍阳台上,看过派和大桥,那儿是平凡现实的地方?站在曾经陌生,现在熟悉的街道时,这儿是梦一般的地方。
    三年后,我调离了铭传。某天,走过肥西中学旁边的包子店。老板是个50多岁的人,他看着我显出不一样的激动。特地拉着她的老伴指着我,憨厚的笑容看着无比的亲切和舒服。他就是曾经在我的窗口前,办过业务的某一位大爷大妈。一阵寒暄后,包子铺老板说着怎么从分路搬到了上派,怎么开了这家包子店。那一刻,我好像又回到了铭传,一位农忙完的大爷,走在我的柜台前,跟我说着他的故事,我幻想着他的故事,感受着他们的平凡。

    淳朴的少年开始成长,褪去稚气和青春的冲动。在新中国精神物质文明飞速发展的趋势下,孙少平的平凡让人心酸。花花世界,我们只能从书中感受他的一生。但我们一生的平凡还要我们自己去书写。若是孙少平教会我隐忍,努力,那我自己的平凡则告诉我--珍惜。